学术前沿
学术前沿
健康促进学校---20年来的经验研究
发表时间:2013-11-25 阅读次数:110次

1  WHO对健康促进学校的定义

 

    对学校而言,照顾儿童和青少年成为国家宝贵人力资产的责任十分重要,必须采取一种包容全校人员健康需求和能妥善运用各项促进健康机会的策略。换句话说,早期透过学校卫生工作来维护学童健康使命的方式,需要更积极强化与扩充,才能达到全人关怀的目标。

 

    世界卫生组织(WHO),于1995年起,积极推动“健康促进学校计划”(Health-promoting School Programs),是以场所的角度(setting approach)为基础,将学校视为一个学生成长过程中要花许多时间待在这里的地方。因此其将健康促进学校定义为“一所学校能持续的增强它的能力,成为一个有益于生活、学习与工作的健康场所”   (A school that is constantly strengthening its capacity as a healthy setting for living, learning and working)。另外一种说法是:“学校小区的全体成员共同合作,为学生提供整体性与积极性的经验和组织,以促进并维护学生的健康(A health-promoting school is where all members of the school community work together to provide students with integrated and positive experiences and structures which promote and protect their health) ”(WHO Regional Office for the Western Pacific, 1996)。

 

1.1  健康促进学校的职能

(1)结合健康和教育的行政人员、教师、教师联盟、学生、父母、健康服务提供商、以及小区领导者,共同努力使学校成为健康的处所。

 

(2)努力提供健康的环境,健康教学和健康服务,并结合学校和小区的发展计划,提供员工健康促进计划,营养及食品安全计划,体育与休闲活动的机会,提供心理咨询和社会支持及心理健康的计划。

 

(3)实施尊重个人福祉与个人尊严的政策,提供多种渠道的成功机会,并且感谢个人的努力与成就。

 

(4)同时促进学生、学校人员、家庭和小区人员的健康,并和小区的领导者共同努力,帮助他们了解小区的作法对健康和教育质量强化或危害的程度。

 

1.2  健康促进学校专注于以下这些事项

(1)关爱自己和他人。

 

(2)做出健康的决定,并能控制生活环境。

 

(3)创造有利于健康的条件(通过政策,服务,物理/社会条件)

 

(4)具有建设和平,住房,教育,食物,收入,稳定的生态系统;公平,社会正义,可持续发展的能力。

 

(5)防止导致死亡、疾病和残疾的原因(如寄生虫,烟草的使用,艾滋病毒/艾滋病/性病,久坐不动的生活方式,药物和酒精,暴力和伤害,不健康的营养)。

 

(6)影响健康相关的行为(如知识,信念,技能,态度,价值观,支持)。

 

    学校的健康教育是健康教育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传统的健康教育偏重于教学,往往局限于单一的授课模式,缺乏政府的有效干预和社区的参与。学校健康教育的目的是通过课堂教育和课外实践活动,向学生传播良好的卫生知识和卫生行为习惯。因此,为了真正实现卫生教育的预期目标,必须向健康促进发展。我国自1995年引进“健康促进学校”这一理念并开始创建“健康促进学校”以来,在教育部和原卫生部的领导和支持下,全国大部分省、自治区、直辖市都开始了创建工作,取得了很好的进展,并为在我国创建“健康促进学校”积累了很多很好的经验。特别是自2003年开始,许多省市都开始全面推广健康促进学校的创建工作。在全国健康教育与健康促进工作规划纲要(2005─2010年)实施细则第五条提到,要开展以场所为基础的健康教育与健康促进。按照《学校卫生工作条例》要求及相关规定,城乡各类学校开设健康教育课,开展多种形式的健康教育活动,加强健康行为养成教育,重点做好心理健康、控制吸烟、环境保护、远离毒品、预防艾滋病、意外伤害等健康教育工作。

 

1.3  我国健康促进学校计划的目标

 

(1)贯彻素质教育方针,树立“健康第一”的办学理念,以培养健康人才为学校的第一追求目标。

(2)制定学校健康政策。

(3)推动《学校卫生工作条例》的贯彻实施。

(4)学校全体教师职工都承担对学生健康的责任。

(5)改善学校物质环境。

(6)建立良好的学校人际关系。

(7)为学生提供基本的卫生服务。

(8)促进学生健康相关知识、态度、行为的改变,提高学生个人保健技能。

(9)学校与所在社区建立持久的健康互动关系。

(10)改善学生的健康状况,解决学生中的主要健康问题。

 

2  健康促进学校的模式

    全面的“健康促进学校”模式就是通过有效地运用学生自身、家庭和学校的保护性因素来帮助学生形成并发展良好适应力的一种模式。这种解决方案运作的假设前提是:学校应是一个健康的场所,它不仅提供学生生活、学习和工作的条件,同时也要保证使其教育和健康水平在这一健康环境中得到促进和加强。健康促进学校模式是根据医学上从疾病的预防模式向积极的健康概念转变的发展趋势的启发而提出的。即健康可以通过对健康促进环境的精心设计与维护而获得,而且,这些健康促进环境可以保证并提高个人和组织水平的健康。总之,根据健康促进的观点,强调健康促进环境作为一个重要的保护因素,可以通过支持和发展人们的适应能力,从而达到保证人们心理与生理健康的目的。

 

    健康促进学校模式的核心思想,是倡导用学校的整个环境,去帮助学生建立和发展良好的适应能力,以及相应的信心、自尊,并培养学生一些有效的策略和技能,用以恰当的处理和应对那些对学生造成较长期影响的消极环境影响因素的作用。健康促进学校模式也是由WHO根据渥太华学校环境健康促进宪章的五个行动策略的应用而提出和倡导的。这个模式的基础是围绕着公共卫生政策的建立,从而组织并形成相适应的卫生工作系统,以此创设支持性的环境,加强社区行动,发展个人技能,这也是对卫生服务系统的一个重新定位过程。健康促进学校模式所包括的过程,能保证使学校发挥社区的作用,满足学校和当地社区环境中提出的心理与生理健康需要。这个模式强调学校社区的多种人员的共同参与,这包括学生、学校员工、父母和保育人员,当地社区组织和企业等。这些个人与组织形成的群体,要在一个事先计划的框架内彼此合作,共同促进学校社区的卫生工作。

 

    随着健康促进行动在全球范围的广泛开展,在20世纪80年代,继WHO提出健康促进学校计划后,各国都有效的开展了健康促进教育活动。其中,欧洲健康促进学校网络(European Network of Health Promoting Schools)为欧洲许多国家创建健康促进学校提供了坚实的基础和有力的支持。该网络加速了健康促进在全球的迅速展开,并为在该网络内的国家提供了交流和合作的平台。

 

2.1  英国健康促进学校的生态整体模型

 

    英国健康促进学校的生态整体模型(图1)强调影响健康促进学校的结构和发展的因素是存在的,并且证明其存在相互关系。某些因素是外部的,其他的则由内部产生。

 

 图1  健康促进学校的生态整体模型(Parsons, et al. 1996)

 

    这些领域的影响因素形成了一个有用的结构框架:健康促进的查询、测量和评估。例如文中提到的外部因素(1-4)可能是:

 

(1)国际影响,如由欧洲健康促进学校网络(EuropeanNetwork of health promoting schools)对健康促进学校制定的概念;

 

(2)学校健康教育方面涉及到的国家对于性和药物的立法和指导;

 

(3)区域性营养和安全教育的政策和措施;

 

(4)当地卫生宣传活动和教育计划。

 

    关键的内部因素(Ⅰ-Ⅵ)是:

(1)学校内部各角色分配,如健康促进、教育协调员的分配;

 

(2)与外界社会的联系,例如,家庭与学校联络教师,政府管理人员和家长协会;

 

(3)正规的健康教育课程,换句话说就是学校教什么或在教室里学到什么关于健康信息的正面或负面的例子;

 

(4)学校采取健康促进的方式或模型,例如:行为的改变、自我赋权,或社会变革的方法;

 

(5)成果,如学生和教职员工的感情,态度,价值观,能力和积极的健康行为的提升。

 

    图1所示的每6个内部因素(Ⅰ-Ⅵ)和4个外部因素(1-4),可以作为数据收集的框架。在评价研究的背景下,这些因素可以被认为是评价的目标,我们可以按照上述这些因素来收集受访者的数据。更具体地说,这些因素都可以作为有关国家、地区健康促进学校计划的标准。Alpha

2.2  丹麦学校健康教育模式

    在丹麦,健康促进学校工作的总体目标是,学生的行为能与自己的生活和环境息息相关。并进一步指出“健康促进学校提升了青少年采取行动和产生改变的能力”(图2)。

 

    在图2中,教学有助于提升学生的行动能力,同样,反过来也应该让学生能从生活和生存环境出发考虑行为。这种模式强调的是:健康促进学校的重点不仅仅在食堂的食物、创造无烟环境等,这也意味着,学生和教师在健康促进学校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学校的教学反映了健康促进学校的整体目的。

  

 

图2  健康促进学校的重要组成部分

    学生发展其能力的一个先决条件是教学,以这样的方式组织的教学将会使学生在考虑有关的话题和主题时感受到主人翁意识。

 

    丹麦模式注重于学生为导向和行为为导向。同时,教师必须掌握一定的健康教育知识,换句话说,他们必须在这些方面具有深刻的洞察力:如我们社会健康问题所带来的影响,问题的根源,如何解决问题,促进人类和社会的健康,包括学生在内的年轻公民采取怎样的行动来影响这种策略。

 

    在外部影响因素中,学校环境,合作和交流被认为是非常重要的因素。模型体现了以教学是中心环节,并且有一些因素可以影响教师和学生能力的提升。

 

    作为西太平洋地区首批推行健康促进学校的国家之一的澳大利亚在此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积累了很多经验。在澳大利亚,健康促进学校工作已经不仅仅是学校健康教育的手段,而是形成了一套理论体系。其中,昆士兰州的工作尤为突出。其优势体现在5个方面:①政府在政策和资金上大力支持;②学校和社区合作机制的建立;③教师及专业人员的健康培训和资格认定;④健康促进学校计划的推广;⑤家长和全社会的广泛参与和支持。

 

2.3  澳大利亚昆士兰州学校健康教育模式

 

    目前,昆士兰州存在两种学校健康教育模式。第一种为传统的方法,即老师讲授卫生课是一种义务,由少数人来制定健康教育的政策,教育与健康的概念是被分开考虑的,由教师做课程计划,所提及的健康问题是单一的,如针对昆士兰州是皮肤癌高发区,学校告诉学生要防晒等,中心点仅仅集中于学生健康问题。近几年来,在实践中学校健康教育有了新进展,派生出第二种模式,即健康促进教育学生及学校社区全体成员能够拥护健康促进学校活动,自愿承担责任,执行由学生、教工、家长及社区其他成员共同制订出的政策,为学生及学校社区全体成员健康共同努力工作,承认和尊重教育与卫生之间的重要性及构成整体所必需的关系。教师和学生共同商磋课程安排,针对健康问题的各个方面,如防晒,学生有自我意识,父母参与,癌症基金会履行职责,学校建立遮阳地区,制订政策等等。目前,昆士兰州两种模式并行,但是政府更加提倡推行后一种模式。

 

    昆士兰健康促进学校的内容框架包括3个部分:课程、教学与学习;学校组织、社会风气与环境;合作与服务(包括家长委员会,社区投入,与健康机构与组织的联络)。健康促进学校覆盖的健康问题包括:口腔健康,个人间相互关系,性健康,欺侮行为,日晒防护,心理健康,药物使用、营养、防止意外事故等。

 

    昆士兰州健康促进学校活动方式除课堂讲授知识,开展课外活动外,他们还根据学校不同时期优先考虑的不同问题开展项目活动以支持配合健康促进学校工作。健康促进学校内容还涉及人际关系,传播技巧,行为约束,公路安全等。

 

3  案例研究

3.1  香港健康学校奖励计划

3.1.1  背景介绍

 

    香港中文大学自1998年率先在香港推动“健康促进学校”的概念,并于2001年获优质教育基金拨款支持(2001—2004年),正式开展“香港健康学校奖励计划”(以下简称“奖励计划”) ,计划为学校提供一套完备的框架及指引,再通过完善的监察及认证制度协助学校落实发展“健康促进学校”的目标。此计划是香港首个获得WHO西太平洋区认可及达至WHO标准的地区性健康促进学校计划,计划以健康促进学校的概念为本,旨在推动教育成就及促进学童身心之全面发展。计划得到教育统筹局(现教育局)、香港津贴中学议会、津贴小学议会和香港特殊学校议会的全力支持,自推行以来,已成功为全港超过100所中、小及特殊学校建立健康促进学校的基石。

 

3.1.2  计划目标

    推广教职员专业发展、家庭教育、全校参与及小区联系,以改善学生、家长、教职员及整个小区的健康;不仅注重学生行为的改变,而且推动整体学校的政策及架构的转变,包括学校环境的改善、校风建立、课程发展、学习效能提升等;及为学校提供有组织的健康促进学校发展蓝本,并设立符合WHO标准的监察及认证制度。

 

3.1.3  推广模式

    “奖励计划”根据WHO成员国所订立的六大范畴为发展健康促进学校的框架,包括:学校健康政策、健康服务、个人健康生活技能、校风/人际关系、小区关系及学校环境,并已发展一套适用于香港的“健康学校”工作指引和标准,学校可根据学校的情况发展每个范畴。参与学校以每个范畴涵盖相关的评估方向及要点作为学校的发展目标,顺应本校的发展状况订立健康促进计划,然后通过推动全校参与,并结合家校协作、小区资源运用及教师专业发展,迈向健康促进学校的目标。在过程中,香港中文大学健康教育及促进健康中心通过进行学生调查和学校奖项评估、提供培训、指引和资助,以支持和协助学校推展健康教育及实施校本健康促进计划。

 

3.1.3  奖励制度

    计划设有金、银、铜三级的奖励制度,以表扬学校在健康促进学校发展上的卓越表现。该奖项由香港中文大学健康教育及促进健康中心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教育局联合颁发,并获得WHO西太平洋区认可及达至WHO健康促进学校的标准。奖励制度强调校本管理和自我完善,而不是学校之间的比较,学校必需通过专业评审并且达到奖励级别所要求之标准才能获奖。其中有关金奖评级方面,学校除了需于健康促进学校六大范畴达到一定标准外,还需要积极支持另一所伙伴学校发展健康促进学校达一年或以上,才获接受申请。 

 

3.2  台湾健康促进学校发展状况

   

    1996年,WHO西太平洋区署正式颁布“地区健康促进学校发展纲领:行动架构”(Regional Guidelines(for the) Development of Health-Promoting Schools—A Framework for Action)。台湾教育部于1996年亦颁布“提升学生健康四年计划”(“Four-year Program of Improving Student Health” , 1996)。2001年,台湾教育部开始推动“学校健康促进计划”;次年,行政院卫生署亦开始推动“学校健康促进计划”。2003年,台湾行政院卫生署着手编印“健康促进学校工作指引”。次年,台湾教育部与卫生署国民健康局,结合地方政府、教师及家长团体代表共同签署推动健康促进学校计划(“Health-promoting School Program”, 2004),并遴选48所学校推动该项计划,并完成120位种子师资培训(training seed trainers)。2005年台湾参与学校新增至318所,含括八县市。教育部持续推动“教育部补助地方政府办理学校健康促进实施计划”(“Local Government Subsidy of Health-promoting School Program Execution”),至2007年,台湾参与学校达到773学校,25县市参与台湾健康促进学校计划。完成并强化(Complete and improve )教学资源发展中心、辅导支持网络、人员培训中心、健康促进学校网站、国际合作及媒体营销、监测与评价相关支持系统。2008年,台湾推动健康促进学校,共有3 000所以上学校参与。2009年,台湾建立“健康促进学校推动中心”,提供单一窗口资源。2010年,台湾教育部推行实证导向(evidence-baced)的二代健康促进学校机制。国民健康局“健康促进学校认证暨国际接轨计划”(Promotion’s “Health-promoting School Certification and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Program)。

4  成效及展望

    健康促进学校是一项提高学校教职员工和学生全员素质的健康活动。学校逐渐成为健康促进活动的主体,并且带动了社区的健康促进活动。

 

4.1  有效改善学童的健康行为

    香港中文大学健康教育及促进健康中心一份健康调查(包括1 246名小学及519名中学学生)显示,学校参与奖励计划两年后,学生的情绪健康状况普遍有所改善,而欺凌暴力行为及危害健康行为亦相继减少。小学组结果显示,出现抑郁征状的学生减少6.2%;曾考虑自杀的学生减少4.5%;参与打架的减少12.2%,而个人财物曾被窃或被破坏的减少11.1%;在调查进行前一个月曾吸烟的学生减少3.4%。中学组结果显示,出现抑郁征状的学生减少14.1%;曾考虑自杀的学生减少5.8%;曾参与打架的减少3.6%,而个人财物曾被偷或被破坏的减少9.7%;在调查进行前一个月曾吸烟的学生减少5.7%。此外,学校评估结果发现,学校积极推动家校合作,并为学生提供领袖培训及提升沟通技巧培训等等均有助改善学生情绪问题,减少学生考虑或计划自杀的行为。

 

4.2  提升教师专业发展

    教师通过参加健康促进学校所提供的各种培训、与统筹人员共同探索发展方向和落实行动计划,获得多元化的专业发展机会和所需的支持。有助提升教师在推广及实施健康促进学校理念时的信心和效能。

 

4.3  推动学校持续发展

    健康促进学校这一理念为学校的健康教育事业提供了一个系统化的蓝本,倡导学校积极采取有效的方法,可持续发展。通过实行健康校园计划,全面了解学校的发展状况和学生的身心健康发展,各学校通过比较基线评估与干预评估的结果,证实学校在落实推行计划后,无论在学校健康政策的建立、行政架构、环境(包括物质环境及校风)、健康教育的推展,以及与家庭及社区建立伙伴关系上均有显著的改善。

 

    此外,有助推动全员参与的文化,从而增强校内教学与非教学人员、家长、校长、管理层、学生以及社区伙伴机构之间的联系,让人更有理由相信发展健康促进学校与学校持续发展具有相辅相成的效果。

 

4.4  支持学校处理危机

    落实履行健康促进学校的核心概念可以使参与学校对于可能发生的种种健康危机做好充分的准备。不论是2003年暴发的非典型肺炎疫情,或是2004、2005年发生人类感染禽流感个案,以及2009年世界各地出现人类感染甲型H1N1流感大流行,学校承担了重要的角色,防止疫症透过校园扩散。

 

    健康促进学校在我国得到了广泛的重视,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是与澳大利亚,欧洲一些开展健康促进学校较早,经验丰富的国家相比,我国的健康促进学校工作尚处于初级阶段。问题主要存在于以下几个方面:

(1)缺少政府有力的引导和明确的规划,资金投入不够

    我国的健康促进学校多数是校方就单一的健康问题开展工作,缺乏系统的指导。另一方面,没有持续性的奖励计划,往往是某个阶段开展一次项目,等项目结束,健康促进学校工作就停滞不前。

 

(2)学生、家长和社区成员参与度少,力度不够

    学校在健康促进活动中扮演了绝对重要的角色,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但是就健康教育本身而言,需要教师、学生、家长和社会联动参与。目前,一般家长对健康教育的认识不多,观念模糊,很少积极主动的与学校配合和合作。其他社会专业人士,如医护人员、心理学家、辅导人员、营养学家、社会工作者给予学校的配合也十分有限,导致学校一方之力孤掌难鸣。

 

(3)健康促进学校的工作内容单一,方式变化少

    教材内容偏向知识性,范围较狭窄。缺乏对专业教师的培训,如果教师缺乏相关方面的知识和技能,很难承担起健康教育的重任。

 

    回顾20年来健康促进学校的发展历程和各个国家的发展模式和经验,对我国健康促进学校的发展提供了可借鉴的良好范式。就现阶段来讲,首先,我们需要转变观念,特别是转变决策层的观念。让学校、家长、学生和整个社会认识到学校不仅仅是学习科学文化知识的场所,也是获得健康的重要场所。其次,要加强政府的引导和协调职能,提供必要的支持,包括人力、物力和财力的支持。相关部门发挥各自的特点和优势,密切配合,共同负担起青少年保健和健康教育的重任。第三,加强教师和健康教育专业人员的培训和资格认定。分步骤分层次的对学校教师和卫生保健人员开展培训,提升他们的文化素养和健康知识水平。第四,建立学校和社区的合作机制,加强社会教育,让全社会都参与到关注青少年身心健康的工作中来。

 

    相信通过共同努力,健康促进学校的开展将会大幅度提高我国青少年的健康水平,将我国的健康教育事业提升到一个新的台阶。

您是第 位访客

Copyright 2013 © 复旦大学健康传播研究所 版权所有

地址:上海市医学院路138号 电话:21-54237900 传真: 021-64179832